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武侠
历史
都市
科幻
灵异

科幻

当前位置: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 科幻 >

科幻作家陈楸帆谈新著《人生算法》与AI写作

编辑:卢本伟2019/01/27 09:39

  在AI写出的句子里,刘梦霏最喜欢的是“最死的时间”,这个词像是甲骨文里解读出来的箴言,用这个世界的语言讲另一个我们不能完全理解的故事,她认为陈楸帆在这方面做了很先锋的探索。

  在新书分享会上,该程序编写者王咏刚向读者介绍了创造“陈楸帆2.0”的详细过程。以《恐惧机器》这篇小说为例,AI写手说出的话很多时候都让王咏刚惊讶不已,比如这句:“他们在最后的物质和痛苦、自然、最死的时间、文字、变的、与、看似遥远的世界中移动,重重追逐着人类发现的触觉,即将看清左右的囚笼。”

  但他不认为AI在这件事情可以替代人类,只是人类一定要重视这个全新的写作学习对象,和计算机冷冰冰的软件编写出来的程序结果去交互,相信未来5年、10年,这种交互会越来越多。

  除了参与写作,AI也将被应用到文学评论中。陈楸帆设想了一种叫“机器文学评论”的新学科:以往我们用传统的文学的方式去解读文学,以后我们是否会用一种更加数据化的、更加统计学,更加接近于机器的方式去分析、评判文学的价值和意义?

  陈楸帆还提到了英剧《黑镜》的互动版,里面的角色会拿出两种麦片,问你要吃这个还是那个,用鼠标点击不同的选项,然后顺着这个分支剧情往下走。可以看到,现在影视和游戏界限的模糊化,刘梦霏认为,电影和游戏结合的倾向这两年越来越明显,把小说或电影结构化地创作是必然趋势,游戏的本身是规则、引领系统,它必然和小说结合,同时可以和更多严肃的艺术门类结合。

  认真读来,甚至能读出上世纪八十年代朦胧诗派的味道,王咏刚特别喜欢这段AI写出来的句子,虽然,我们看不到贯穿始终的合理逻辑,看不到缜密的思维模式,甚至无法避免字词和文法错误,但你很难说AI写出的文字没有生命力。

  在或远或近的未来,AI或许将作为人类照见自身的“他者”,与我们共同参与一场相互博弈的交互式“游戏”,共同创造未来未知的N种可能性。

  AI在文学创作中的应用,还涉及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即“作者性”(authorship)的问题,过去我们都习惯认为,一个人的作品要能够追溯到他的名字上。

  “科幻小说并不一定承担着科普或者一定要在科学事实上像教科书、像论文一般精确地要求和,它更多是在想象力上去解放我们对现实的认知,提供给我们对未来N种可能性的解读方式。”陈楸帆指出。

  在游戏研究者、更是资深游戏玩家的刘梦霏看来,文学和游戏一样,并不是由某一特定作者达成的,它需要玩家、写作者、讲述者、阅读者等的共同参与。古代民间传说、、史诗便是由讲述它的人共同创作,游戏也是如此,并不是程序员写完就完了,还要玩家激活它。

  因此,文学也可被视作一种广义上的“游戏”;技术的更新,使游戏和文学在“交互叙事”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浸入式的游戏体验与交互式的文学创作,也模糊了虚拟与现实的边界。在这个意义上,陈楸帆《人生算法》中的“AI与人类共同创作”,也是一种“游戏化”的小说形式与文学尝试。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最近出版的科幻小说《人生算法》为我们描述了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AI技术不再是单一服务于人类的工具,而将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日前,《人生算法》作者陈楸帆,与创新工场CTO兼人工智能工程院副院长王咏刚、电子游戏研究学者刘梦霏在中信书店围绕AI写作进行了一场深入对谈,探讨了人类命运的N种未来。

  也许,AI算法无法完全取代人类写作,但AI算法却极可能为我们提供一面前所未有的,关乎科学逻辑、语言本质、文本规律的镜子。王咏刚认为,AI对作者风格的模仿让人惊讶,其写作水平还远远达不到人类的逻辑要求,但是,可以预见,在文学领域,AI将更多地参与到“交互式”写作的模式中———可以说,“人类最后一个写作的”已经到来。

  在新书《人生算法》中,陈楸帆加入了“人机交互式写作”的方式———一些对话由AI程序“陈楸帆2.0”自动生成,作者和AI共同实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创作体验。

  王咏刚认为,不光是写作,今天人文学科已经不得不和理工科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AI文学评论”已经不是未来,而就是现在。今天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到给所有小说里面每一个段落和句子评论,在文本领域,Kindle或类似的图书阅读器可以轻易收集到用户阅读时重点标注的句子或段落,如果再结合语义属性,AI有可能创造出一套可行的机制,将大量文本内容分成“美/不美”“高雅/庸俗”“硬科幻/软科幻”等类别。